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爱围观

严肃起来冰块脸 随便起来无下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全国道德模范“倒下”谁之过?  

2014-08-11 10:52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原全国道德模范、安徽省六安市人大代表何涛,利用护士工作之便,从单位非法获取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交由其夫侯灿通过网络贩卖谋利。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,何涛被刑事拘留,侯灿被监视居住。8月7日,中央文明委批准撤销何涛全国道德模范称号。此前,何涛的省、市道德模范称号已被撤销。(8月10日《现代快报》)

  2004年何涛与侯灿在上海打工相恋,后侯灿遭遇车祸高位截瘫,有可能成为植物人,但何涛不离不弃,陪其回到六安老家长期照顾,养育孩子,伺候半身偏瘫的婆婆。其感人事迹经媒体广泛报道后,先后被评为“中国好人”、“孝老爱亲”全国道德模范、“五四青年奖章”、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法律不过底线道德,全国道德模范本是道德“高标”、国人楷模,却道德底线失守,逾越法律红线,角色倏变,沦为阶下囚,无疑令人震惊、惋惜和痛心。

  何涛的人生“逆转”剧令人错愕。但由模范沦为囚犯并非个案,许多身陷囹圄的罪犯原先不乏荣誉等身,甚至还有从缉毒、打黑英雄裂变为毒枭、黑恶势力的反面教材。何涛从模范沦为囚犯,固然咎由自取、罪责自负,但也让我们深思。

  首先是一些先进模范人物的产出机制。某种程度上,在社会风气不佳,亟需“英雄人物”烘托良好社会形象的情况下,一些地方树立道德模范无异于树立了一座“道德牌坊”,而这也是地方政绩的“功德牌坊”,可以供人瞻仰、为地方“争光”。而对一些原本很平凡普通的当事人来说,被“赶鸭子上架”,有时成了“骑虎难下”的荣誉道具,甚至背负荣誉光环下的精神“枷锁”,其实他们并不觉得当初行为有什么了不起,更没有什么功利动机。比如何涛在获得道德模范称号时就说“其实我照顾的是我的家人,这些都是我作为子女、妻子应该做的……”。

  其次,对模范人物的后期监管上,往往处于放任真空状态。模范人物的前期推选审报中,为争得荣誉名额而常常有失严格、流于形式。而一旦命名后,一些地方又忙于“保典型、保荣誉”,竭力避免先进倒下,祸及一方“颜面”。导致模范人物成为“获奖专业户”,也造成“一劳永逸”的模范评价、管理机制,进而忽视懈怠了对模范人物的督管。

  其实,模范称号只是一种荣誉,本身不具备防腐拒变的“抗体”,不是“保险箱”。而模范也是人,也在变,如果放松思想警惕,不学法守法,不加强监管,随时会暴露原本人性中“恶”的东西,或者发生蜕变,从家庭的模范“坠落”为法律的罪人。守法与违法之间,模范与刑犯之间,并无绝对界限,距离往往只在一步之遥,一念之差就铸成大错。

  何涛有违道德模范称号,利欲熏心,走上犯罪道路。暴露模范人物后期管理机制的缺失。也让我们反思当地是否对其生活、思想给予足够关心。如果物质生活上关心到位,或许就不会为了改善不良家庭条件而不惜败坏荣誉;如果及早发现苗头给予正确疏导,或许可以避免悲剧发生。

  全国道德模范“昙花一现”,说明模范不能只树不育,一劳永逸,放任自流,既要让模范光彩、体面地生活,也要督促其带头遵纪守法,发挥好榜样作用。(符向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6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