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爱围观

严肃起来冰块脸 随便起来无下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《云中歌》看爱情【转】  

2015-10-22 11:37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[转自豆瓣]

  我不知道故事将会如何开始,但当我看到一半的时候,我知道故事将会是如何结束的。
   
  先说云歌。 
   
  在言情小说所有的女主角里面,有一种品质一定是最受欢迎的,那就是单纯。单纯并不是愚蠢,相反,是一种聪慧如水晶般的剔透。当这样一种单纯无暇的气质配合着一种神迹般的出场,没有人能够拒绝自己被打动。身为一个言情小说前十排行榜看过四部的奇葩(PS:我是工科宅男),我想说,云歌代表着男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幻想。这种幻想便是那个著名的段子里说的: 
   
  “男人真的是很专一的一种动物,因为他一辈子喜欢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少女。” 
   
  在浪漫主义的爱情里,云歌是那种最典型的女主角。她们单纯,善良,美丽,无忧无虑,像个精灵。 
   
   
  然后是孟珏和他惨烈的爱情。 
   
  有人说,云歌和孟珏,是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。 
  还有人说,云歌最后应该对孟珏好一点,是作者太后妈,不肯给孟珏一个美好的结局。
  然而,我想说,其实从一开始,孟珏就注定输了。 
   
  在浪漫主义的爱情中,越是远离动物性本能的行为,越被认为是崇高的。所以刘弗陵堂堂皇帝,也要守身如玉。身体上的冲动是动物性最典型的标志,也是在爱情中最令人不齿的行为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孟珏在一开始未能斩钉截铁的拒绝霍成君的暧昧,我就知道他要输了。 
   
  因为在浪漫主义的爱情中,完美一定是要远离动物性的。然而这样一种完美的爱情,其本质却是极度矛盾的,因为它其实意味着绝对的自私。这种自私表现在,我不止要拥有你的人,你的心,你的现在,还要拥有你的过去,你的未来。从相遇开始的第一刻,到生命终结,你对我不能有一点点背叛,不能有一点点利用,你的心里必须有我且只有我,当你利益和我的利益发生冲突时,你不能有一点点犹豫。它不止作出了行为上的要求,还作出了动机上的要求,甚至,连过程也作了要求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完美的爱情要求在对方的心中,只能有爱人,不能有自己。 
   
  所以我说它是绝对自私的。而自私却是动物性本能中又一典型的标志,这种矛盾也就注定了这样的爱情是不存在或者存在也不长久的,当作家明知这种矛盾不可调和却又要让小说合情合理的时候,就只能让自己笔下的角色死掉。因为死人永远不会再犯错。所以那些口口相传的完美爱情一定是死去的爱情。这也注定了刘弗陵为何注定要死。因为言情有三宝:失忆,绝症,爹死早。 
   
  在浪漫主义的爱情中,除了本质上不可调和的矛盾外,还有一个致命之处,那就是脆弱。这种脆弱表现在,当双方的利益经受考验时,你不仅不能有所牺牲,甚至连【应对的姿势】也不能有半分妥协。这一点在上官小妹那一段有着深刻的体现。为了稳定大局,刘弗陵不得不亲近上官小妹的时候,云歌的第一反应是遭到了背叛。而最后,两人重新消除误会的原因竟然是:刘弗陵自知得了绝症,想通过这种办法来赶走云歌,以免云歌以后更加的伤心难过。这样的一段安排,其实也是为了达到“动机的正确性”。正因为这种对【应对姿势】近乎苛刻的要求,导致这样的爱情必须要有强有力的保障。若不是刘弗陵是天下最有权势的人,岂能保护这种脆弱?从这样一个角度,孟珏再次输了,因为他的才智、武功、财力只能保证结果的正确性,无法做到【应对姿势】的正确性。 
   
  回到孟珏,孟珏其实代表的是另一种爱情观。我在今天看了一个故事,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很有意思。 
   
  ——“我突然想到一封情书的标题,叫做——像心疼我的钱一样心疼你的钱。” 
  ——“那为什么不是‘像心疼我的钱一样心疼你’?” 
  ——“那怎么行,一定要表明对方有钱啊。” 
   
  这样的一段对话其实某种程度上和孟珏的爱情观有着一致性。这种一致性在于,爱情中的两人是对等的关系。我将你的利益和我的利益置于同样的等级,我将你的人和我的人置于同样的等级。相对于浪漫主义的完美爱情要求的“心中不能有自己”,这种爱情观一定是有着“我”的,它将两人的利益视为整体,而并非将对方的一切凌驾于自己之上。当两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时,它总是试图寻求折中和妥协,是一种混杂了理性的爱情。这一点从孟珏的行为可以看出。当爱情和利益冲突的时候,孟珏的选择不是当机立断的立即牺牲利益,而是理性的权衡,试图将利益的牺牲最小化,并在爱情和利益之间达成某种平衡。姑且不论对与错,但至少在言情小说中,这样的动机是不完美的,有瑕疵的。这也注定了孟珏为何会输,因为孟珏的心中有自己,这便是孟珏在爱情中的原罪。 
   
  而回到现实,这样一种爱情几乎是能够实现的最理想的爱情了。这世上最难的不是为了一个人去死,而是让两个人都幸福的活着。前者只需要一时的勇气,后者却需要一世的勇气,还有智慧。在现实生活中,感性的行为其实比理性的抉择要简单,这种简单在我看来其实更像是一种懒惰,在冲突无法解决的时候所选择的一种逃避。所谓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,其实只是浅浅的深、和小小的聪明。后会无期里袁泉说了一句很突兀但想必有很多拥趸的台词:喜欢就是放肆,但爱就是克制。这是因为,前者其实是感性,后者是理性。姑且不论对与错,仅从实用性的角度而言,懂得理性经营的爱情一般而言更能长久。 
   
  最后,我在书评区看很多读者有个疑惑,就是当云歌误会孟珏杀了她的陵哥哥的时候,孟珏为何不解释。当云歌发现刘弗陵遗留的那只笛子上面有着斑斑痕迹的时候,孟珏为何不告诉她那是他为了救她呕出的心血。 
   
  对此我只想说,他们不了解一个男人骄傲的自尊。像孟珏那样的玉中之王,做了便是做了,绝不是为了感动你,因为靠感动赢来的从来不是爱情,只是怜悯。 
   
  而云歌对孟珏的第一反应却是孟珏利用了她,这种不信任,让孟珏只能不说、不辩、不解释,解释便是多余,沉默是最后的骄傲。 
   
  更何况,在爱情中,你永远无法赢过一个已经死掉的人,那便输得有尊严一点吧。 
   
  最后说点题外话。 
  我的女神推荐这篇小说给我,但我想,我写的这篇书评她一定不会看。 
  我猜到了这本小说里每一个人的结局,却猜不到我自己的结局。 
  就像霍成君猜到了每个人的心思,却依旧不能让孟珏喜欢上自己。 
   
  猜中亦未必能讨好,时间自会有它喜好,明日或今朝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